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被我的上司玩弄
被我的上司玩弄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都市激情
被我的上司玩弄 自从换了我的上司之后,我就开始整夜失眠。


这天,我在休息了一周回到办公室后,立刻又被召到我的上司朱小伟办公室中。

  我走到他的办公室,他对我只说了一个单字:「脱!」我便不由自主地服从,默默地脱光了衣服,我感到我已习惯了在他面前不穿衣服了,我看来已开始真的成为了他的奴隶. 奴隶?这个古代的名词,现代人还有这个身份吗?我苦笑着。我赤条条地走到他的身边,他说:「乖!」你表示了嘉许的神情。他搂着我,我们坐在沙发上,电视上播着昨天的片段,高质素的四部录影机把我身体每一吋都拍摄下了,我自己也没有看到的部位也出现了,我看到他反开我的阴唇,阴唇上的细纹,及阴唇中间泛现的少许光泽及水份,都看得清清楚楚。他一边看,一边用手玩弄着我的阴唇,我没有反抗,任由他玩弄我下贱的身体. 我的阴唇好红,在镜头上好像染出红色的水来,我现在才发觉我的阴唇是那么肥大;镜头上当上反开我的阴唇时,我看见阴道中有少许半透明的水慢慢渗出来,把我的阴洞口弄湿了,有点反光,在近镜下,我看到我的阴洞中好像有一小粒东西,不过我得不太清楚,我的花瓣在颤动着,而阴洞也好像一收不缩似的。镜头再去到我的屁眼,我其实是第一次看清楚自己的屁眼;我的屁眼很小,像一朵小菊花,菊纹向外伸延着,镜头下他的手指抚摸过那菊门,菊门好像震动了一下。

  我在羞愧之余,也呆呆地看着伴着自己二十多年的性器原来是这样的。这时,他一边看,一边摸遍了我的全身,我把我的双腿举起,用肥大的手抚着我的整个下体,我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他都了解得十分清楚,他这时又揭开我的阴唇,拿着一部摄录机拍着,这时电视机上立刻接驳了现在的情景,我看到自己的阴唇被几根手指反开,这时他把我的阴唇反至最大,我有点痛及拉得好紧,我更清楚地看到自己肉色的阴道,我的阴道在微微颤动着,他又再拿出胶钳子进入阴道,我看到阴道的入面好像有一片半透明的膜状东西,大概是处女膜吧!他把钳子慢慢地拿出,我停地呻吟着,钳子中间有一伙少少红色的肉芽,你用手指搓着,我的身体起了最老实的反应,我大声地叫床、我呻吟着,我也吃惊自己的呻吟声为甚么这么大。

  我全身香汗淋漓地在喘息着,在镜头下,镜头上我的下体浮现出大量的液体,四周都充满着我呻吟的声音。最后,我跌在地上,身子好软,再也站不起来。他哈哈大笑,我躺在他的脚边,他熂?l脱了下来,露出他那可怕的大阳具。我跪在他的面前,他的阳具对住我的脸,我的脸前天已被他射满了精液;这跟阳具我绝不陌生。阳具好大,好长,十分深色,很多阴毛伴着四周,阴茎上青筋暴现,像毒蛇一样缠着,龟头呈一个十分巨大的冬菇状,比我的鼻子还要大。一阵极臭的尿味冲过来,中人欲呕. 龟头有一条裂缝,像开口向我嘲弄着。

  他要我跪在地的跨下,他说:「快用你的咀服侍我的大阳具」,我望着那巨大的毒蛇,再加上冲过来的一阵阵尿臭味,我终于反对了,我说:「不,不,请你放过我,太羞耻,太臭了」你好怒,他一挺身,把阳具贴在我的咀唇边,我合上口,他摆动身体,用阳具打着我的脸,用很威严的声音向我说:「你不吸吮,你会死得很惨」,我好害怕,不知甚么时候我变得很恐惧他。我知道口交是一件极度羞耻的事,而且一向有轻微洁癖的我,没有可能用口含住排尿的东西。但我看见他尖锐的目光,我低下头来。

  我终于伸出舌头,忍着极大的耻辱及臭味,用舌头舔了一下他的龟头,我感到他的龟头一震,他说:「贱人、母狗,快用舌头不断舔,然后替我吸吮」。我只好先用舌头把龟头慢慢地舔干净,我嗅到龟头还不断渗出少许尿液,我极恶心。

  接着,我尽量张开小咀,把龟头吞在咀里,我用手扶住阴茎,口中不停吸吮着龟头,我听到他不断轻轻呻吟着。他的阳具好大,我的小咀根本只能吞入一半也不到,我的眼前全是他的阴毛,我现在真的像一头狗一样,跪在地上服侍他。我发出吸吮的声音,我的咀成了一个 O型,我已尽力把他的阳具含入,但我不太懂技巧,再加上他异乎常人的性器,我的咀角也几乎被挤裂了。

  吸了一会,他按住我的头,向他的前压,然系他向前一挺,又把阳具硬生生插入了三分一,直顶到我的喉咙深处,他然后不停抽插,一下下插着。我的咀角已被挤破,而我的咀唇也拉至最大,好痛;连我的鼻子也翻了上去,他把整根阳具深入了我的口内,我呼吸也几乎停顿了,我想呕吐又吐不出,我像一件吹气娃娃被他玩弄。

  我想差不多插了十五分钟,我满面通红,我感到他的阳具在我口腔内大力震动了一下,我的口腔内充满了大量液体,我知道他在口中射精了,他把阳具抽了出来,他呼喝我要我精液吞下,不准肚出来,我只好尽力地吞下,但精液实在太多了,仍有不少在我的咀角流了下来。

  接着,我低下头来替他继续舔,我把他的袋子含在口中,轻轻用口部按摩着他的睪丸,他的阳具仍然布满精液,抵住我的额头,精液从我的鼻子流下来,遍布我的面上。

  我再把他的阳具含在口中,轻轻地吸吮,把剩余的精液都吸进肚中,舔得干干净净. 突然,我感到口中的阳具再度射出了液体,是尿!他竟在我的口中小便,我做人的尊严被剥夺得一干二净,尿液沿沿不绝地灌在我的肚中,他按住我的头,不许我退开,一泡尿便硬生生灌入我的身体内。

  最后,我再用舌头把他滴着尿液的阳具清洁干净了。

  他足足玩了我整个上午,到我出来时已是中午了,大家都去了午膳。他叫人送来了丰富的午餐,要我和他一起吃。在中午,他坐在办公桌上看着电脑上的股票价位,我全裸着站在他的身边喂着他吃东西,我现在真像奴隶. 我看了电脑上的价位一眼,我惊呼了一声,我买的股票都狂泻了,一日之间,看来我至少损失百多万元,他看见我心慌的样子,哈哈大笑,我明白他的意思,我知道无论如何,我都要服从他了。

  跟住,我们看着刚才口交的片段,我看到他的阳具插进我的口中,我面容扭曲,咀巴被挤得大了超过两倍,咀角都渗出了血丝,我的鼻孔朝天、眼晴放到最大,面颊的肌肉都堆到了两边,我从未见过自己如此羞耻及丑恶的自己,我简直不相信这是我–由小至大都被称为美女的张美娴。

  他这时在我的乳头不断按摩着,他突然大力把我的乳头拉扯着,足足拉长了三倍,我觉得我的乳头像离体而去,我好痛,我哀求着他;他像一头禽兽,把我平放在茶几上,然后用双手大力拉扯我的乳头,我看见我的乳头慢慢地像橡筋一样接长了变型了。我捉住他的手,但我没有能力拉开,我只是苦苦哀求着。终于他停手了,我长长地呼了一口气。我的乳头仍然好痛,好像被捏破了一样。我说:「我……我好痛,请不要……。再这样。」他说:「嘿嘿,还有更痛的。」他把我的腿分开,屈在胸前,要我自己捉住自己的腿分在两边,露出了我的裂缝. 我感到有点不妙,他慢慢地走过来,淫笑着。

  「难道你想……」(我全身颤抖)

  「你迟早也是我的性奴了,现在就替你开苞了,令你做一个真的女人」「我……。我,鸣鸣鸣」(我早已知道我难逃他的魔掌)「你这表面高傲内心淫乱的母狗,总要死在我的手上了」「我……」「我甚么?当日你当众骂我时,有没有想到今天这样下贱,你看你阴唇肥厚,看,已流出淫水来,比妓女还不如」「鸣鸣……不是」「拿稳自己的腿,不要掉下来」

  我被他羞辱了一顿之后,我已心死了,我不再说话。我看着他巨大的阳具慢慢接近,龟头昂首傲立着,我惊得全身颤抖。

  「求求你,这么粗大的阳具,一定会插死我的」「就是要插死你,难道你还想反抗?」「我……我,请你轻力一点,慢一点. 」(我知道我一定会被破处,只求减轻痛楚)「好,你先跟我说–求主人快把阳具插进我–奴隶张美娴的淫洞,替我破处开苞」「这……这是甚么?我不说!」他大力地扯着我的乳头,我痛死了;接着他又用力拉扯我的阴唇,把它旋转地扭着,我痛得死去活来。

  「我说,我说,求主……人快…插进我………我我奴隶…张美娴的淫洞……替我开苞破处」。

  他一连要我说几遍,还要笑着对镜头流利说完了才罢休。我合上眼,我感到下体的阴唇被一些硬东西顶住,我知道是他的阳具。我全身颤抖,想不到一向保守,守着处女身的我,会这样耻辱地成为性奴隶,还要求人替我破处。我下体一痛,我感到阳具已插开了我的阴唇,努力地插入我的阴道;我感到下体火烧的痛楚,我的下体快裂开了,我痛得大叫了一声便不能说话,我感到阳具开始挤破了我的阴道,龟头应已进入了,我张开口,忍着痛,我从未忍受过如此痛楚;我听到大喝一声,他大力向前冲入,我感到下体像被分开了两半,好像硬生生被插得粉碎,阳具不停地进入,我感到已完全进入了我的子宫,我下体完全被占据,我的脚也有点抽筋了,我全身崩紧,我开始不断吸气,我向下一望,我看见那根阳具已入了大半根,天,这么粗大的东西,竟然可以入到我的阴道,同时,我明白我的处女身已被破了,我永远不再是以前的张美娴,我永远都成为他的性奴隶玩具。

  我不停地吸气,他开始向前后抽插,我感到好像肌肤被小刀割着,一下一下的抽插都顶到我的子宫深处,同时他的双手捏着我的乳头不停地随着前后拉扯着,但相比下体的撕裂,乳头上的痛楚变得微不足道。

  我不断呻吟及惨叫着,我想不单在出面,也许呻吟声会传至走廊。

  「丫丫呀,嗯嗯,好痛,好痛,丫丫呀呀呀」

  「干死你,嘿嘿,冰山美人,嘿嘿」

  「丫丫呀,丫丫丫呀,好,好舒服」

  我不知道在惨叫声中,我已开始有快乐的叫声,他的阳具一抽一插,有时又慢慢地转动着,我下体感到好紧好充实,我渐渐随着节奏而摆动,我应该高潮了两三次,但每次当我感到舒适时,他又立刻粗鲁地大力抽插,使我痛苦万分。他有过人之能,足足抽插了我差不多两小时,才在我的阴道内射了精。

  我躺在地上,我的大腿已不能合上,不断颤抖着,我的阴道已变成一个小黑洞,不断流出精液及血丝. 我在地上不停地吸气,我好迷惘,这时我感到下体的极度痛楚,同时亦有破处的悲伤及羞耻,但亦带有丝丝满足和快感。

  我爬到他的面前,我跟本已不能再站立了,连合上双腿也不能够。他示意我替他口交,我看着那根带有精液及我的处女血的阳具,我知道我一生都不能摆脱它了,它就们毒蛇一样会缠绕着我余下的生命。我慢慢地把阳具吞进口中,慢慢的把精液及处女血舔干净,他抚摸着我的头发,我把头埋在他的腿下,慢慢地吸吮。

  接着,我们躺在沙发上看着刚才的片段。我看到他的阳具慢慢挤开我的阴唇的情况,只见那根巨棍把我的两段阴唇硬生生挤开了,我的下体摇动得十分厉害,全身不停抖动着,巨棍像毒蛇一样,把巨大的龟头钻入我的阴道,我看见我狭小的阴道被那阳具插入时,不停地扩大,阴唇愈扯愈薄,像咀唇一样向左右退开,最后阳具把我的阴道插至一个大大的洞,那个洞却被大棍插得满满,没有了半点空间,这时,我面部筋肉不停地跳动,我看到额头及眼角的青筋也露了出来;当我看见阳具大力向前冲,突破了我的阴道,直插入去时,我看到我的口已合不上,曈孔放大;但随着你的抽插,我的神情慢慢由痛苦变成快乐,又由快乐变成痛苦,我亦不时发出呻吟声音。我看后,很迷惘,我竟然得到了快感,我是淫妇吗?这时,我拿着镜子照着自己的阴道,我看见阴道已开始合上了,阴唇微微颤抖着,但仍然露出了一条阔阔的裂缝.

  不久,他又拖着我,要我爬在地上,他又从后插入我的阴道了,已受伤的阴道再被插入,又加添了新的痛楚,我只好摇摆着身体. 他不停地抽插着,这次他比较温柔,一时浅一时深,又从后慢慢抚摸着我的乳房,我很快便感到快感,我全身好像柔软无力,我快乐地摇动着屁股,随着他你的阳具的节奏而摇着。

  「丫丫呀,丫丫呀,请入一点,丫丫,好舒服」「叫我主人!」「是,主人,主人,请你再大力一点吧」「你是谁?」

  「我是性奴隶张美娴,主人,请加快一点吧」

  我的理智已被性欲盖过了,我羞耻地呻吟着,我的呻吟声原来比任何人都要大。在两小时内,他足足干了我三次,我高潮了三次,最后,我主动跪在他的身边,替他用口清理着龟头上的精液。

  差不多五点了,原来我们都没有工作过. 我到洗手间洗下体,我为自己的淫贱感到极度的内疚及罪恶,难道我真的是一个淫妇?要做他的性奴隶?我从洗手间走出来时,他要我跪在地上,我顺从地跪在他的面前,他把脚放到茶几上,我知道他的意思。我记得上次在洗手间中,那女职员也说过替他舔脚趾;这时我已对他十分服从,我没有任何考虑,立刻用口啜着他的脚趾。我先把他的脚趾舔了几遍,我感到好臭,但我似乎已接受了自己奴隶的身份,我只努力地吐出唾液,用舌头洗着他的污垢;然后把他的脚趾分开,用舌头舔干净脚趾的隙缝. 我完了,我竟然如此自然地替他做着这种可耻恶心的服务。

  我蹒跚地回到家中,我的双腿根本合不上,下体仍十分痛楚。我回到家中,在浴室中仔细地检查自己的下体,天啊!原来我的阴唇已磨得十分红肿,差不多涨大了一倍,比血更红,十分鲜艳;阴唇向外反了出来,露出一丝细缝,像展示着阴道中的耻辱及伤痛。我坐在浴室中痛哭,我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处女身,竟然被这恶魔夺去了,而且,我还替他口交、替他舔脚趾,我还是人吗?为甚么我要做着比妓女更加可耻的行为?最可怕的事,在极度耻辱之中,我竟然感到丝丝的快感,我还称呼他的主人。我真的变了他的性奴隶吗?我不敢再想,我用冷水从头淋遍全身,但我仍然不能清醒,我感到我永远脱离不了他的控制。

  接着,我请了两天病假,我企图逃避这种耻辱,我整整两天没有出外,只把自己堆在被窝中。到了第三天,我再也不能逃避下去了,我只得回公司。当我踏进办公室时,我发觉我的座位不见了,我问同事们,他们阴侧侧地笑着说我的办公桌已搬进了朱小伟的办公室中,我转任了他的特别助理。我看着他们不怀好意的神情,我感到无地自容;我慢慢地走进了朱小伟的办公室,关上门,只听到他一声:「快脱,只剩下内衣裤」。我心头一震,颤抖地对他说:「请你……你不要再玩我了,你已……污辱了我,我,我再也不会被你玩弄了」;他抬起头,望着我,我不由自主地泛起了十分恐惧的念头,我不知甚么时候开始如此害怕他。

  他用十分锋利的目光打量着我,他的目光射在我的上身,我立刻把外套脱了下来,他点一点头,我把恤衫也脱了,露出白色的胸围,他的目光移向我的下身,我只好又把裙脱了下来,也露出了浅杏色的内裤。我似乎真的变成他的一件玩具了,我默默地走到他的身边。他问我:「你刚才说甚么?」我的声音十分颤抖:「没……。没甚么,对不起」;「这几天你去了哪里」;「我……我有点生病,对…不起」。他哈哈大笑,把我抱起,把我平放在办公桌上,我不敢反抗,他拉着我的内裤向上扯,内裤边顿时变薄,变成一条布条,我的阴唇从布条两边露了出来。

  他用手捏着我的阴唇,在轻轻揉弄,我尽量张开双腿,任他玩弄。这时,他把一枝原子笔从侧边插入我的阴道,经经地四周撩动着。我不禁呻吟起来,我也不明白我为甚么会叫得如此大声,我的性器竟会如此敏感。接着,他把我的胸围向上拉,我露出了乳房,他拿出一根牙擦,在我的乳尖上轻轻擦着,我不禁惊呼了出来,一股感觉像电流一样从乳房中直达下体,我感到阴道流出了大量的液体,他笑着说:「你真的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淫贱性奴,你知不知道你的性器比一般女人敏感十倍。」我十分迷惘,他脱去了我的内衣裤,把我抱起,坐在他的身上,他的下体直接插入了我的子宫中,刚好伤愈的阴道又再破裂了,我只好不停摆动身子,配合着他的动作,来减轻痛楚,我不断大叫着,呻吟着。这个早上,他干了我四次

  接着几天,我每天都被他干五六次,有时他会从我屁股中插入,我已学会摇动屁股来配合他的动作,他会一边用力地插我,一边再手指捏着我的乳头在扯弄;有时他会抱着我,把我身子插下,用阴道套入他的阳具中,这时他会用口狂啜我的乳头,把我的乳头几乎吸了出来;他也会用普通体位我性交,他会拉扯着我的双腿,不断也用身体前后地前后抽插,我的阴道一次又一次地撕裂及红肿,我的乳头变得愈来愈大了,连乳房也可能因为地搓弄多了而大了一些,同时,我对性的敏感度也愈来愈大,有时他的阳具未插入时,我的下体已流出了淫水,在这大量的淫水下,我的下体痛楚渐渐减轻了。我也似乎接受了任由他淫辱的命运,我每天的工作只是脱光衣服,静静地爬在他的身边,等他工作完后开始插我,我变得异常顺从,我的意志及自尊一点一点地溜走。

  这天,他干完我后,我替他口交着,他在我的口内射了大量的精液。他叫我穿回恤衫及裙子,但又不许我穿胸围,天!他竟然拉着我的手走出办公室,大家看到我们都呆了,他穿得还好,我只穿了一件白色恤衫,还有几伙钮未扣上,极深的乳沟从衣领中呈现在大家的眼前,而我胸前两粒葡萄亦卖力地从薄薄的衣服中透视了出来,更羞耻的是我的咀角及咀唇鼻子还留有一些奶白色的精液。虽然我的呻吟声每天都传遍了整个办公室,每一个人都知昔日的冰山美人已被成为被男人玩弄淫辱的妓女,但如此表面化地在同事面前公开,我感到我的尊严再一次受到更严重的损害,我感到我不单是他的玩物,甚至在其它人眼中都是下贱的女人。

  【完】